在香港几年的心态转变

一转眼来香港已经3年多了,从刚开始的青葱年少到现在觉得自己已不再年轻。这几年不知不觉中自己经历了很多事情,也改变了很多很多,不断的失去和很少的得到,也让我成长了许多。

还记得第一次来香港的那天,那是我第一次离家那么远,也是第一次坐飞机。说实话,作为一个一心想要往外跑的人,当时心里面还是欣喜激动大于不舍,事实上,也许当时我并没有多少不舍的情绪。从盐城到香港,短短的两个半小时,甚至都觉得太长,只希望立刻就能到达。换做以前,会觉得这两个半小时行程很短,因为从上高中到大学,从我住的县城包括城市到学校在的地方只有汽车,连火车都是在上大学之后才坐过的。而每次汽车都要坐大概8、9个小时,也恰恰是这些年的锻炼,让我在很大程度上克服了严重的晕车。这也让后来坐汽车,坐火车,两三个小时都会觉得一会就到一样。但第一次坐飞机的两个半小时却让我觉得时间很长很长,说实话,在当时,我并不是很清楚的知道自己内心的真实情感,只是强烈的盼望马上就能到香港。现在想想,当时的自己心里面有的只是对未来美好的期待和想立刻开始在异乡的土壤上奋斗的热情,丝毫没有一点对未来的恐惧或者说对未来将要面对的种种困难失败没有任何心理准备。

那个时候也包括之前的整个大学四年,我是极度自信的,甚至有的时候会有些许自大、自傲。当时的自己想的只是我一定能够,一定要达到自己的目标,超过很多很多人,要怎样怎样。其实现在想想,有点空,若有人问我当时的自信是建立在什么基础上的,我其实也给不出个回答,也许会说自信就是建立在自己身上的。再而后就是从未想过的,或者说根本就没有准备好的,一次次、一波波失败向我袭来,从开始的顽固抗争,到其间的堕落颓废,再到后来的盲目没有方向的尝试,最后到现在的习惯接受。这期间不变的是我一直都对未来的自己,未来的生活抱有相同的希望,只是会感觉到它忽近忽远,有的时候好像能够触碰到,有的时候却不知道它在何方。慢慢的,之前的愣头青,盲目自信,一点一点的被磨掉,自己的性格也由原来的棱角分明被慢慢磨得光滑了许多。也慢慢的更加真实的认识自己,认识身边的人,认识这个社会。在这期间对于香港的感觉也一点一点在变化。

刚过来的时候,在心里面其实一直只是把香港当做一个过渡,说跳板并不合适,确切的说刚开始的我从未想过从未准备过要让自己去接受香港,去习惯这里的一切,只是固执的、顽固的任由自己的内心驱使,一味的活在自己的内心世界中。刚开始的我是期望独立于所处的这个地方的,自己就是自己,香港就是香港,科大就是科大,一切与我并没有也不会有最深的交集,停留在表面就好。慢慢的,发现很多事情都和自己的预想预设不一样,所遇到的,所面对的很多是我没有办法用我自己心里面计划好的设想好的去解释去解决的,一切好像都要硬生生的把我拉到现实中来。我逐渐开始抗拒,从开始的有理性有计划地去抗争去面对,到其中的毫无方向的、迷茫彷徨的任由驱使,到后来心中带着愤怒,像个没头苍蝇一样胡乱抗争胡乱尝试,最后才发现自己已满身是伤,站在镜子面前都已认不出自己。从以前无比坚强,甚至都不落一滴泪,到之后的坍塌崩溃般的嚎嚎大哭,而现在的我有的时候却会莫名的哭泣,当想到什么看到什么的时候。这期间,最想做的就是逃离香港这个地方,幻想着离开这里一切都会好,从前的自己都会回来,身在现实却活在过去,处理问题的办法只有逃避。内心的压抑不断积聚,转换成对外在事物,对所处现实环境的排斥厌恶,开始了讨厌香港这个地方,觉得什么都不好,什么都小,什么都压抑。现在想想其实这一切都是内心在外在的表现,心里面压抑的话,从自己眼中看到的一切都是压抑的都是灰色的。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过来的,不过慢慢的就过来了。慢慢的,自己就在逐渐失去心力作无谓的无脑的抗争中习惯了,这种习惯了的过程发生的悄然无息,连我自己都没有意识到。

想写这个的原因是什么呢,就是在今天在住的地方的茶餐厅里面吃午饭的时候,突然发现,自己已经习惯了这里的生活,习惯了香港这个地方的生活。这里的一切我都在不知不觉中习惯并且接受了。也许我还要在香港再待几年,但是接下来的几年,我会用一个平常心,乐观的心态去学习和生活,但是我不会放弃我心中一直坚持的方向和理想。就像陈虻说的: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为什么出发。

我想我只是学会了如何去生活。

Posted in 随感.

发表评论

电子邮件地址不会被公开。 必填项已用*标注

您可以使用这些HTML标签和属性: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trike> <strong>